普洱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从陌陌上市看互联网小小门户之见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22:50:42 编辑:笔名

  从陌陌上市看互联小小门户之见

  易、陌陌的络口水仗,与反腐事件或许风马牛不相及,但究其脉络,仍有可供类比之处。最明显一条是,彼此都抓牢了道德批判的把柄。上周六凌晨,官方媒体披露中纪委对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,称其“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、钱色交易”。易讨伐唐岩

  易选在陌陌上市前夕突然发难,爆料前员工、陌陌创始人唐岩的“个人作风问题”,双方撕逼正酣之时,恰逢《解放军报》揭批徐才厚为“两面人”“用假面具掩盖肮脏灵魂”,而《人民》亦以周永康为例反思“权力的任性”。这是2014年12月10日。国中无事。易、陌陌的络口水仗,与反腐事件或许风马牛不相及,但究其脉络,仍有可供类比之处。最明显一条是,彼此都抓牢了道德批判的把柄。上周六凌晨,官方媒体披露中纪委对周永康严重违纪案的审查报告,称其“与多名女性通奸并进行权色、钱色交易”。易讨伐唐岩,同样将消息发布时间调至凌晨,同样鞭及“作风问题”,不独男女关系,还延伸到职业道德,欲置对方于人格破产之境。从江湖中崛起的互联大佬,自觉效仿庙堂手法搞商战,映衬出今天的庙堂之大与江湖之小。人算不如天算,丁磊这一招,乃十足的昏招,在我看来只是两败俱伤,比分打成了—1:—1。几乎没有人欣赏丁磊的“倒唐”作为,尤其在陌陌上市前夕,此番声明与爆料,普遍被视为泼粪。丁磊不仅未能在声势上给予唐岩致命一击,亦让自己在络围观中失去了道义支持,再领一顶“胸襟狭隘”的旧帽子而已。这些年来,揭批性丑闻已是政治门户的常规手法,公众早已看腻。“生活作风问题”在政治角力中,进可为有效的御敌之策,退可成以“作风”模糊“贪腐”的自保之计。但在走向开放的公民社会中,人们对揭批性丑闻的警惕、无感乃至反讽,越来越强烈。因此,性事没有成为围观口水仗的核心话题。综观此次口水仗,自媒体纷纷视之为“撕逼大战”,我的一位朋友更是形象地称其为“旧逼新撕”,且将视点集中在屌丝的奋斗、员工公司关系等等方面,足见围观者心态之相对健康。而近年各界极力鼓吹的创业梦也起了作用,面对一个老板姿态十足的旧门户大佬,和一个或许有道德瑕疵的新创业英雄,围观者纷纷站在了后者这一边。这与络舆论的价值倾向有关,民的集体特征普遍“道德感爆棚”,以善之名、凌强护弱。易是主动攻击的一方(不善),也是被先验地认为更“强”的一方(该削)。一起以道德为戈的讨伐事件,演变成了围观者对讨伐者一边倒的再讨伐——并不意外。看看那些易系创业者的表态吧,易门户前总裁李勇坦言:“事实上知情的人都了解,在如何对待员工和前员工这一标准上,我们碰上了一个奇葩公司。也有朋友建议多说说,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一点。但是跟奇葩纠缠是件犯恶心的事,病树前头万木春,我们还是干点正经。” 原易副总方三文同样也很直率:“我也有幸在这个奇葩公司工作过”、“看热闹不怕事大”。联想到雷军当年在金山的多个旧部,单飞创业后依然亲密地叫他“大哥”甚至改不了口直呼“雷总”,今日的丁磊孤单得简直催人泪下。根据易的声明,其讨伐唐岩无非因为这三点:1,在职期间创业,违背职业道德(但据其前上司李勇的说法,彼时唐虽未正式离职,但已属离职等待期);2,把业务交给妻子的公司做;3,在职期间因“个人作风问题”被拘留过10天。姑且分而述之。唐岩的创业是否违背了易的竞业限制,最有效的还是回到法律上来,尽管口水仗杀伤力不小,但最有效的恐怕还是法律,光做口炮党,会动摇江湖地位的。唐岩被拘留的事情法律代价已偿,官家都没有理由再予追究,何况区区前雇主?且公开抖落前员工的个人隐私,易自身并非没有法律风险。至于业务交给妻子的公司做,若账目能与市场均价持平,举贤不避亲,或有道德瑕疵,未必就等于损害了公司利益。更何况,已有易前高管表示,当年的公司调查结果显示,其妻公司的项目报价比市场价还低,或许唐岩不仅没有揩易的油,还给易省了钱?看来,个中细节究竟如何,还有待双方进行更多的质证。目前看,易的声明说得精准,这是一个“道德”层面的事情。唐岩已离职多年,外人不知易过去为何隐而不发、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发作?又为何不诉诸法律渠道,转以道德之名缓伐之?这就难怪很多人以“红眼病”指斥丁磊,尽管早已功成名就的丁磊未必果真如此的胸襟狭隘,但如此之多的旧部对其离心离德,甚至不惜恩断义绝而反伐之,这家门户的企业文化令人震惊,也令人为之遗憾。的确,有些“门户之见”是到了清理的时刻了。门户一词,究其原义,最初指的是一家的门窗,其所喻指的组织,乃有强烈的“家天下”色彩,亦颇具浓厚的江湖气息。武林人被本门户限制了人身自由和武艺自由,门派之间不被允许流动与杂交(即转会与通婚)。“门户”从最初用以交流光线、互通声息的通道,转而成为限制自由的囚室。久而久之,门户之见,亦由“一家之见”堕为“一家之成见”。而“成见”之飞升,正标志着“门户”之僵死。回到互联,门户早些年是对中国互联几家大公司的特殊称呼,中国最初的几家互联大公司自立门户,自成腔调,逐鹿江湖。它们曾经是这个领域呼风唤雨的象征,风水轮流转,现在移动端的创业者吃香的喝辣的,门户焦虑了。“家天下”思维所主导的江湖,必然与“大家长”式的治理结构相表里。丁磊是易的大家长,从他治理公司的一些细节,亦不难窥见这种大家长思维,据《人物》杂志描述,“当丁磊看到上海公司摆着一台价值不菲的咖啡机,大为恼火,在得知是品牌赞助后,立刻转怒为喜。”丁磊曾经坦白:“我性格直接,包容性差,所以只能给自己标一个真小人,而不是真君子。”一个真小人式的大家长,与诸旧部走到今天的僵局,也不稀奇。但这真的仅仅只是性格或者说个人问题吗?或许时势使然也。这两年门户都在积极开拓移动业务,易除了客户端有些亮点之外,似乎尚无特别显着的建树。那个想和竞争的易信,亦难说成功。作为一家曾经“先锋”的互联公司,易现在同样面临转型之困。互联业态的进化,其势如浪,当一个全新的门户以大浪之势打过来的时候,旧门户的愕然、不安与不爽是可以想见的。“门户”的生机,系于那根控制开合的转轴,当灵便的转轴失效,门户就成了囚室的高墙,要么守墙至僵,要么坐等新势力的击穿。撕逼大戏中的门户之见,并不止于前老板对前员工的追伐,亦闪耀着旧门户日薄夕山的余晖。无论新旧,有门户就有私见和成见,就有门户自带的僵死基因。因此,无论政治还是商业,要破除门户之见,只有打开门户、走向开放这一条路。就在同一天,我的一个朋友作为易前员工,怀揣自己公司的营业执照,颇为讽刺、不无傲骄地在朋友圈说“虽然等不到丁老板,还是Mark一下”,遂想起王阳明的一首诗:“险夷原不滞胸中,何异浮云过太空。夜静海涛三万里,月明飞锡下天风。”撕逼大戏转眼浮云,而门户之墙的倒塌,或许系于你我之间呢。

  (:收获)

芯片
社会
CBA